service tel

站内公告:

川军团血战到底第19集

2020-03-24 04:28

  进城侦查的重任就落在了会说山西话的柴万红和方琴身上。看到李德明也跟着换衣服,方琴拦住说他不会山西话,进了城小心露馅。

  城门前,鬼子岗哨戒备森严,挨个盘查进城人员,鬼子看见他们三人扛着抬棺材的木棍绳子后面跟着跟着身穿孝衣的史有福,放松了警惕,一路顺利地进了城门。

  平遥街道上,店铺冷清,在史来福的领路下,七拐八拐到了史家牛肉铺,进了库房,拿了大块牛肉就去让史有福领着到所找那个汉冯宝山。

  冯宝山听罢来人是乡下维持会派来是要慰劳鬼子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只见抬着半扇牛肉的李德明和柴万红以及站在身边拎着一竹篮土豆的方琴不停赔笑。

  冯宝山说了句你们比我还会孝敬太君。接着他问李德明是哪个乡的。真是哪壶不开提壶。李德明只笑不答话。

  方琴赶紧解围说李德明是个哑巴。不料,方琴也不知道城外哪个乡,又都叫什么名字。害怕胡说引起怀疑,于是求援似地望着柴万红。柴万红也不敢瞎说,紧张地望着史来福。李德明倒是看过地图知道平遥附近有哪个乡,可他又不敢张口。

  一场虚惊后,几人跟着冯宝山朝日军驻地走去,日军伙房就在某一个大户人家的院子里,后院就是指挥部。

  一个日军军曹通过一个戴墨镜的汉翻译知道了他们一行的来意,异常欢喜。把牛肉送进后,柴万红走到冯宝山面前主动要求为皇军做顿红烧牛肉。并说肯定会让太君满意。对太君极尽巴结的冯宝山点头答应,拽来翻译告诉日军军曹,军曹连连鞠躬,让几个伙夫立刻腾出地方,由他们来做。

  三人忙活起来。李德明这个大少爷哪做过饭,装模作样,东找西翻,四下探看。柴万红也不会做饭,剁肉倒是一把好手。给日军做红烧肉的重任落在了本身就是女人的方琴身上。

  屋内只有他们三人悄声交谈判断着。已经得知平遥日军只有一个伙房,而且从该伙房厨房设施看并没有驻扎多少兵力。

  鬼子炊事兵却先让方琴先尝尝,以试探有否有毒。见方琴吃完没有情况才开始打饭。

  李德明估计那先装上的二十一个饭盒,是为上午巡逻的鬼子准备的,为此,他再一次仔细地数了数进来的鬼子,加起来一共正好是四十二个。看来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日军们倒是礼貌,对给他们做了丰盛午餐的三个良民,不停地鞠躬送别。军曹通过翻译告诉李德明希望还能品尝到他们送来的美味。……

  战斗打响后,得知已被围城的日军少佐惊慌失措,摇起电话才发现,电话也不通了,想搬援军已不可能,守城自救无疑是送死。只能仓皇逃跑,而城外通往太原的道路已经埋伏好了守株待兔的川军独立营。他们用树枝等障碍物延缓逃兵,只要鬼子搬动树枝下,下面的地雷就开始发威。

  一场激烈战斗结束后,李德明突然发现每次战斗结束后总爱在自己面前炫耀战果的孙和不见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掠上众人心头。

  众人分头寻找。不多久,突然那边一条水沟边土坎下边传来了方琴的哭叫声,李德明和众人闻声疾步奔了过去。

  李德明奔了过来,俯身跪在孙和尸体旁,泪水长流,使劲地扇孙和满是鲜血的脸颊,哭骂孙和不是很嚣张吗?不是吹自己再凶的仗都能活下来吗,你个老家伙说话不算话!

  李德明取下孙和身上的烟枪,接着又要翻兜寻找那张血染的合影,他知道,如今孙和一死,那张生死留念上面的七人就只剩下四人了。在马家梁子从方琴手中拿到这张合影时,他们几个曾约定,如果谁能在抗战胜利后活着回到四川,就要负责将合影送到他们家人手里。每张照片后面都由李德明写上了家庭住址。

  突然,孙和一骨碌坐了起来,咯咯笑了起来。是在太痒了,他没法再装下去了。众人骇了一跳,纷纷抹掉眼泪责怪起孙和。

  孙和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说老子就是想试探一下,我死了以后,你们哪个情谊深,哭的最凶。我看还是明娃子不错,你们几个狗日连滴猫尿都没淌!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1-2099 百人牛牛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