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vice tel

站内公告:

川军团血战到底第16集

2020-03-23 09:15

  李德明大不咧咧跟着警卫排长进了一个农家小院,一进屋猛然看见一个胸章上一溜红边,右边上两个三角星的军官从里屋走了出来,顿时骇了一惊。“见红”就敬礼是军中规矩。李德明一个立正敬礼,高声自报番号职务姓名。

  一番交谈,李德明才知道,他们在包谷地与鬼子激战阴差阳错救了川军总司令,总司令是要设宴好好犒劳他这个救命恩人,

  情豪爽的总司令给李德明斟满酒,问他要官还是要钱?李德明也不客气,张口就要官。而且是要营长。没料到,总司令当即答应。

  就这样,李德明连升当了营长,一想起与哥哥赌的这口气就这样赌赢了,李德明喜不自禁。总司令答应他等所有川军部队南撤到达洪洞县整编时就兑现诺言,由独立团选调残兵组成一个满编营,作为军部直属。临走时李德明又提了要求,说功劳不能只算在他一个人头上,还有手底下生死弟兄呢。说他当营长,他们几个得当副营长和连长。

  一旁的参谋长对李德明“要官”提要求的做法很反感,认为他居功自傲太过分了,身为川军手下救了总司令也是份内职责,别蹬鼻子就上脸。

  李德明老脾气又犯了,开始“犯上”,扬言说那我营长也不要了。说罢转身就走。

  还从没有见过下层小军官敢给自己甩脸的参谋长火了,拍桌子怒骂起来。总司令将参谋长一拉,冲着李德明连声夸赞说老子还就喜欢你这脾,不贪功,仗义。好,将来的独立营底下所有军官,你说了算。

  兴高采烈的李德明回到住处,说出了实情,众人听罢,先是惊愕,后是激动,接着围住李德明也纷纷要起官来。

  孙和问李德明自己的总司令怎么会险些丧命?警卫们平时跟着司令沟子后面吃香喝的,白养了,都是饭桶,还不如弄一群狗管用呢。

  原来因为正太线被炸断,火车不通,要抢时间,只能骑马走。于是总司令先带一点人抄小路火速赶往太原方向,以免太原城里的部队群龙无首。没想到找的老实巴交的当地向导竟是被人收买的汉。

  洪洞县附近村庄里已经满是四川军人的身影,所有川军残部已经纷纷南下到这里进行集中整编。

  一天早上,李德明和敢死队员们在营房门口,嘻嘻哈哈摆着“龙门阵”,有的在用温热的井水洗脸,有的龇牙咧嘴用刺刀刮着蓬乱的胡须。突然,只见方琴吊着绷带一路气喘嘘嘘跑了过来,告诉众人独立团到了。

  敢死队员整齐地站在一村口麦场,对面是独立团全体残兵。马村之战,独立团伤亡巨大,除了李德明他们如今只剩下不足一个营的兵力。

  林修然见到从死亡线上杀回的外甥竟没有一点激动,而是黑着脸瞪着李德明,猛然上前啪啪啪就是三个响亮的耳光。李德明一个趔趄歪倒在地。

  敢死队员们面面相觑。方琴一脸惊愕,她不明白一路上带领大家出生入死血拼鬼子的李德明犯了什么错?

  林修然痛骂李德明还有脸回来,没炸掉鬼子炮兵阵地死了多少弟兄不说,还白白葬送了三十个敢死队员。一群窝囊废。

  委屈和憋愤一瞬间浮上了所有人的脸,各个望着异常暴怒的团长却敢怒不敢言。李德明摸了一把嘴角渗出的血迹,强忍委屈,从地上爬起来与舅舅论理。吵开了……

  林修然看罢,眉头一紧,突然不吱声了。军令是总司令亲自签署,特令嘉奖李德明他们英勇营救了司令部指挥人员并通报了八路军总部给川军司令部发来的关于川军敢死队参加恒村伏击战的感谢电。

  李德明看罢,泪水噙在眼眶,一时无语。归建路上一幕幕死里逃生艰险跋涉的情景,一个个熟悉的面孔闪现眼前:胖娃,酒鬼,邢队长,柱子,还有一百多八路军战舍命营救的壮怀激烈,他们血洒疆场,无尸无坟,永远也会不来了。

  当晚,冷月如霜,李德明领着敢死队一干人,带着烟酒,来到驻地附近一个小山头,对着他们曾战斗过的方向,撒酒祭奠,每人一句话,饱蘸生死血泪凝成的战友情感,催人泪下。

  最后轮到柴万红,他无话无泪,跪在地上仰望如钩的残月吼起了撕心裂肺,荡气回肠的秦腔:呼喊一声绑帐外,二十年后某再来!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1-2099 百人牛牛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 ;